飞鸽传书logo

Facebook首次因数据泄密丑闻遭罚款

发表时间:2018-07-11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7月11日讯,Facebook将因为剑桥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数据泄露事件而面临第一次处罚——来自英国的66.4万美元罚单。


       英国信息委员会办公室(ICO)周二宣布对Facebook罚款,66.4万美元是处罚金额上限。他们认为Facebook缺乏强有力的隐私保护措施,而且忽视了有望阻止剑桥分析操纵舆论的重要信号,其中也包括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


       在与Facebook进一步沟通之后,此项处罚可能会有所调整。ICO通常不会披露初步结果,但他们表示,此次之所以这么做,主要是因为公众对此十分关注。该机构还承诺将在10月份更新内容。


       Facebook首席隐私官艾琳·伊根(Erin Egan)在周二的声明中承认,Facebook本应采取更多措施调查跟剑桥分析有关的声明,并在2015年采取行动。


       英国的处罚可能只是开始。欧洲其他地区和美国同样也在调查此事。例如,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也有可能对Facebook处以巨额罚款。美国联邦调查局和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在调查Facebook与剑桥分析之间的联系。


       伊根提到了很多与该公司有关的调查。“我们一直在与ICO就剑桥分析的调查展开密切合作,同时也在跟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政府合作。”她说,“我们会评估这份报告,并尽快对ICO作出回应。”


       英国的调查范围很广,不仅局限于Facebook,还包括整个生态系统,涉及172家组织和285名个人,涵盖为政治目的而收集和销售网民数据的行为。英国信息专员伊利莎白·德纳姆(Elizabeth Denham)对科技公司、政党和其他在线收集敏感信息的各方“极度缺乏透明度”的行为表达了不安。


       “ICO调查得出一项重要结论是,Facebook的透明度不足,难以让用户明白政党或竞选活动将通过何种方式、因为何种原因而瞄准他们。”德纳姆说,“虽然这些关于Facebook广告模式的担忧普遍存在于商业应用之中,但在用于政治竞选时显得格外突出。”


       英国监管者在大约40页的报告中指责Facebook允许剑桥大学研究员亚历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开发了一款代表剑桥分析收集Facebook用户及其好友数据的应用。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允许应用在2015年之前收集这些信息,但英国监管者周二表示,他们担心该网站的很多用户“可能并没有充分了解他们的数据被人以这种方式获取”。


       英国调查人员还质疑Facebook可能没有提供充足的保护措施,确保其他第三方应用开发者不会滥用社交数据。该机构称,Facebook在2014年错过了一次机会,未能阻止科根在该网站上的行为。


       他们还表示,目前正在考虑对科根和剑桥分析公司前CEO亚历山大·尼克斯(Alexander Nix)进行处罚。


       英国的主要担忧是Facebook的数据在多大程度上被用于操纵脱欧公投。英国政府周二还表示,他们将对剑桥分析母公司SCL Elections发起刑事诉讼。


       英国监管者承诺对Facebook展开更严格的审查。剑桥分析曾经表示,在2015年收到Facebook的通知后,他们已经删除了相关数据。但英国监管者正在对此调查。他们发现,有证据显示,这些数据的副本被分享给其他机构,甚至分享到系统外部的机构,这也导致剑桥分析的陈述真实性存疑。


       自从数据泄露丑闻遭到曝光后,Facebook承诺对其平台上的所有第三方应用进行评估,同时采取新的透明度措施,包括针对其网站上的所有政治广告设立一个在线“储藏室”。


       但这并非欧洲首次处罚Facebook。欧盟反垄断监管者去年对Facebook罚款1.22亿美元。欧盟竞争专员认为,这家社交网络公司在2014年收购聊天应用WhatsApp时针对其隐私承诺提供误导性信息。Facebook还因为没有遵守法国的数据保护规定而遭到过16.4万美元罚款。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Instagram联合创始人离职


       飞鸽传书官网(www.feige360.com)9月26日讯,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的两位创始人在无法解释的情况下离开了Facebook。在周二的早盘交易中,Facebook股价跌幅超过2%。


       分析师称凯文·斯特洛姆(Kevin Systrom)和麦克·克雷格(Mike Krieger)的离职也许是因为与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Facebook最快营收增长来源运营方式的问题上存在摩擦。


       “我们的感觉是,两人也许希望能以更加独立的方式运营Instagram,而母公司则不是这样想。”CFRA的分析师斯科特·凯斯勒(Scott Kessler)说道。


       “我们觉得两人的离开对于Facebook会造成显著负面影响。”


       在两人离职之前,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简·科姆(Jan Koum)和布莱恩·阿克顿(Brian Acton)也从Facebook离职。今年早些时候Facebook高管层进行了重组。


       斯特洛姆与克雷格不满于扎克伯格开始更多介入Instagram运营。在规划Facebook未来时,扎克伯格也变得更加依赖于Instagram。


       Facebook的股价在早盘交易中下跌2.4%至161.51美元,股票市值缩水110亿美元。


       “他们的离开在一定程度上也许表明扎克伯格在行使更多权力时却不那么负责,那么这样的发展需要一个独立的董事会主席。”Trillium资产管理高级副总裁乔纳斯·克朗(Jonas Kron)说。


       这家机构投资者拥有Facebook超过5.2万股股票,在7月他敦促Facebook任命一位独立董事会主席来监管管理层。


       斯特洛姆在周一发布的博文中表示,他和克雷格计划给自己放个假,将再次探索“自己的好奇心和创造力”。


       扎克伯格称两位是“卓越的产品领导者”,并且希望他们一切顺利,也很期待看到他们未来开发的产品。


       Facebook在2012年以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Instagram在硅谷被称作是一次华丽的收购交易,团队规模相对较小,斯特洛姆可以自由添加功能,例如对等消息、视频上传以及广告等。


       Instagram每月的活跃用户超过10亿,与Facebook收购应用时的3000万用户相比出现大幅增长。


       在经历了六年的强劲增长之后,Facebook今年的股价目前下跌约6%。


       剑桥分析隐私丑闻的后续影响以及成本上升的信号都将影响Facebook多年来的盈利情况,这甚至创下了7月美国股市有史以来最大单日跌幅。


【以上精彩内容均来自飞鸽传书官方网站】








more>>